www.710suncity.com刘铁男看到起诉书反问自己:我怎会堕落成这样

时间:2014-12-12 04:56 点击:

www.710suncity.com《新闻1+1》——刘铁男父子:老子办事,儿子收钱!

解说:(导视)解说:刘铁男一审被控受贿的3558万余元中,竟有3400余万是其儿子刘德成收受的。刘铁男:我害了儿子解说:刘铁男一审被控的五起受贿事实中,竟有半数以上都涉及相关项目的审批。刘铁男同期:让国家损失。解说:刘铁男说人穷就没有地位与尊严,刘德成说他官越做越大我钱就越来越多。庭审同期:法官提醒刘铁男控制情绪新闻1+1今日关注:刘铁男父子:老子办事,儿子收钱!主持人: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在昨天刘铁男案宣判之后,今天媒体在报道此事的过程中,都纷纷引用了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说过的这么一番话,他说“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他跟我说这样走的话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刘铁男的儿子,从20几岁到今天,应该说他的确是走了人生的捷径。我们来看,刘德成21岁的时候就已经开上了30多万的车,在23岁到27岁这几年就已经成为了千万富翁,其中这几年他还是光拿工资,不去上班,拿了空饷121万,在28岁这一年,在北京就拥有了一套价值千万的别墅,还有一辆价值百万的轿车。这么看,刘铁男的儿子真的是走了人生的捷径,但问题是为什么走了人生的捷径,却走到了如今阶下囚这样的一种地步呢?西方有一句谚语叫“捷径可能是人生中最远的一条路今天我们就共同来关注此事。被告人刘铁男:对不起。解说:这位站在被告席上以数次“对不起、忏悔自己罪行的人,就是曾经手握重权的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12月10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铁男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审判长:本院认为,被告人刘铁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解说:对于这一轰动全国因受贿3558万余元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省部级高官受贿案,今天各大媒体纷纷将关注的焦点聚焦在刘铁男与他的儿子刘德成的关系上。解说:根据判决书显示,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除去两笔两万元的贿款和房屋装修款及购买家具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的贿赂达到3400余万元,占到了受贿总额的97%。儿子作为父亲的贪腐渠道,成为刘铁男案的一个重要特点。在刘铁男案宣判之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24小时内连发三文,详细剖析了刘铁男与其子刘德成走上贪腐之路的心路历程。文章内容:“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解说:在这篇题为《欲望尽头是毁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件警示录》的文章中还原了刘德成的心路历程,并且评论到“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让他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成功之路,这就是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手中的权力攫取金钱。而作为父亲的刘铁男也有着自己鲜为人知的“伤疤。文章内容:“当时我们在长安街列队迎宾,开始我作为学生干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礼仪人员检查时,因我穿着带补丁的白汗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调到最后一排。解说:刘铁男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觉得穷就没人看得起,就会被人轻易伤害,就没有地位,就没有尊严,虚荣、好面子的思想开始在他内心深处滋生。在他的思想深处,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刘铁男:所以说这些事实面前,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我自己,这是我吗?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这是哪里呢?我怎么会变成堕落成这样呢?主持人:我们注意到在新闻中,刘铁男说过这样的一番话,我们仔细来分析一下。他说“小时候的苦日子,一方面激励我严格要求自己,积极上进,忧患意识强;另一方面,在我内心深处,也有过富裕生活的欲望。“我觉得穷没人看得起,就会被人轻易伤害,没地位,没尊严、虚荣、好面子的思想开始在我内心深处滋生……。客观的说,你看,他说这小时候的苦日子,让他有了忧患意识;另外一方面,他希望整个的人生要摆脱这种贫困,他想过富裕生活。应该说这样的一种人生的动力并不是从根上就是错的,我们不能这么说,因为改变自己,想过上富裕的生活,谁都拥有。但问题是为什么有了这样一个并不算错的一个动力,却如今有了一个非常错的结局。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高先生,您怎么看?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我想正如我们很多的观察者所看到的,那么我们的很多贪官,他的人生往往经过了这么三个阶段。首先是一个可能比较悲惨的童年,然后是一个上进的拼搏的一个青年和中年,最后可能是一个痛悔交加的晚年。您刚才谈到,刘铁男他在自己的小时候不仅如人意的家庭出生,和家庭环境的这样一种动力、动机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讲,那么所谓的“欲望或者说“梦想,它可能和理性一样,是我们的社会个体,甚至是我们这个社会不断向前进的两种力量或者说是两个车轮,但是如何保证它不会失控,要有方向盘,什么是这个方向盘呢,我想就是法治。如果一旦被欲望所绑架、所控制,那么我想不管是一个社会个体,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整体,可能都会面临一个悲剧性的结局。主持人:高秘书长,我们再看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他也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是这么想的,他说“从小我就觉得有钱就是万能的,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后来当长大了,我爸爸还时不时地谈起他小时候的事,当时我们都觉得以前太苦了,现在好了,他官越做越大,我钱越来越多,终于扬眉吐气,出人头地,可以过好日子了。如果说他的父亲一开始人生的动力还不算错的话,那为什么到了他孩子这一代,就是他的人生观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而且我们完全可以说他这个人生观是错的。为什么?高波:实际上从他实现他个人的梦想和改变他命运的前提、起点或者说初衷来说,也许他并不是错的,但是它的过程和结果被异化,被扭曲,所以就出现了一个所谓的不愿意被看到的这样的一个结果。那么,我们中国人历来都讲望子成龙,希望我们的孩子、子女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个本身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想我们这个社会是有一个边界的,你不能滥用你的公共权力,为你的子女谋求非法的利益,你不能利用你的公共权力进行一个利益输送。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所谓实现他个人的命运的改变和生活的改善,那么这个结果在法律面前必须被追究、被问责,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主持人:好,谢谢高秘书长。刚才我们也提到了刘铁男父子在整个案件中的关系,我们也注意到在刘铁男被指控的五起受贿中,每一起都是有他儿子身影的存在,我们继续关注。刘铁男:因为我的过错,把孩子也毁了,走上了歧途,我对他的过去,或者说对他犯的错误,养不教父之过。解说:一审庭审上的刘铁男,为自己毁了儿子而哭,也为自己失去了自由而哭。在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对刘铁男的起诉书中,“刘铁男单独或与其子刘德成,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余万元。刘铁男辩护律师李法宝:他(刘铁男)有两笔数字,一笔是他自己收的四万块钱,还有一个就是他装修房子的一百万,剩下的都是跟他儿子有关系的,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吧。解说:从2002年,时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开始,刘铁男长达十年的贪腐路上,我们看到隐藏在他背后的另一个身影——儿子刘德成。2005年,刘铁男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儿子刘德成也正是从此开始收受大额贿赂,这一年刘德成只有20岁。李法宝:当纪委找他的时候,他(刘铁男)开始还并不认为他是一种违法行为,他认为儿子的经营活动,也是很正常的。只要他自己不直接收人家钱,因为他开始并没有想到,他孩子这么做,会有事。解说:2005年,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为了让南山集团下属企业获得3万吨氧化铝的收购权。宋作文采取了另一种做法。公诉人宣读刘铁男供述:有一次(儿子)刘德成打电话跟我说,宋作文想让我出面跟中铝公司协调一下。解说:在金钱的诱惑下,刘铁男妥协了。在完成了南山集团下属企业的这笔购销合同,宋作文也按照承诺,将上述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人民币750万元汇入刘铁男之子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公诉人宣读刘德成供述:宋作文给我打过来750万元的氧化铝好处费之后,我告诉我爸,我说宋作文答应了氧化铝的好处费给我了。解说:而在检察院的五项指控中,出现更多的是儿子刘德成的名字。在检察院对其提出的五项指控中,我们看到,为刘德成购买天籁汽车、分给刘德成北京金时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30%股份、为刘德成购买御汤山别墅一处及保时捷轿车一辆;对于这些事实,刘铁男同样的表述是:“对此知情。刘铁男辩护律师李法宝:他一直感觉是他害了他儿子,如果他的儿子不生活在他这样的一个家庭,他儿子可能也是安安稳稳过一生,他就是一直认为,他(刘德成)从小的时候,他(刘铁男)一直工作,孩子他没有带好,从他当时主观想法,他只是想让儿子有个工作。解说:刘铁男还反复强调,是自己的过错把儿子送上了歧途。目前,已被另案处理的刘德成也将面临法律的制裁。刘铁男:对他的犯罪,因为构成了共同犯罪,我应该负全部根本的责任,当然说是纵容和支持,我觉得说轻了。其实说得准确点,是我给他导致的这条路,太危险了。主持人:我们来看刘铁男案,它整个的在受贿的金额,十年受贿是3558万。如果我们每一笔仔细算下来,刘铁男他个人亲自经手的,无非就是2002到2003年两次收受了一个企业,给他加起来四万块钱。然后是2011年,把房屋、装修、家具合成钱是一百万,两笔家起来104万。和整个的3558万,在这个大盘子里,我们算一下仅仅占到了3%,那么其它所有的收受贿赂他的儿子刘德成在其中的。那么我们看刘铁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刚才检察官也说了,包括律师,他是有一种鸵鸟心态,我没有看到,那么也没有发生。但问题是不管是这种掩耳盗铃的笨拙,还是暗度陈仓的这种暧昧,其实都是他们这种心底里面的一种贪欲,但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一对父子,做父亲的应该说是去保护孩子,但是刘铁男明知道收受贿赂的时候,有可能脏了手,却偏偏戴上了他儿子的这双手套,脏了他的儿子,去保全自己,他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为什么?接下去我们再继续连线高秘书长,高秘书长,您怎么看待刘铁男的这种做法,我们现在看的很清楚,他这么做在害他的儿子,但他当初也许会怎么想,他为什么这么做?高波:实际上我看到有一个评论说了这么两句话,说“老子是儿子的通行证,那么儿子是老子的墓志铭,这个话可能相当的刻薄。但是我想这里面有两个要素:第一个就是公权的滥用;第二个就是非法的利益。实际上在他们父子之间发生了这样错综复杂的这种违纪违法的问题,我想刘铁男他是主要的方面,那我们分析问题要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他手握重权,他应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么有六个字,一个是“公私,一个是“情、“法,还有一个是“官商。如果他为私所扰、为情所困,同时又为商所贿,那么就会出现一个所谓的“沼泽效应,就是他越纠结、越挣扎、越拧巴,可能他就会越陷越深。我们都知道人一旦陷入到沼泽中,他应该做的是及时的安静下来,等待救援;如果你越动的话,事实上你迎来的可能是灭顶之灾的早日的到来。那么这一对父子,他就如同陷入到了这样一个权力滥用和徇私枉法的沼泽之中。主持人:今天很多人,不管是媒体,还是一些舆论的关注,都是在看,在整个刘铁男案的过程中,他的儿子到底在扮演一个什么决角色?你觉得观众之所以这么关注,是在看热闹,还是说是想通过刚才我说的那个数字,刘铁男在里面的贪污受贿金额只是3%,到底他儿子在里面是个什么角色?你觉得大家为什么在关注这个问题?高波:一方面可能我们在中央高压打虎拍蝇的这样的一种政治气场当中,人们会越来越有一种零容忍的社会心理,除了猎其之外,可能想探究一下这个事情原来的真相。那么另外一方面,我们可能更加的期待什么呢?就是大家逐渐在增强一种法治信仰、法治思维、法治理念,就是要区分父子在违纪违法的问题当中,到底谁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也就是说我们既不能搞所谓的父债子还,也不能搞所谓的子债父偿,谁的孩子谁抱走,谁的责任谁来担。主持人:好,感谢您。我们现在关注的是刘铁男父子贪腐,其实在中纪委,在以往暴露的一些贪腐案中,“子女、“亲属、“妻子都成了曝光率极高的字眼,中纪委的巡视也发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该怎么面对这些情况呢?继续关注。解说:据媒体统计,十八大以来,54名省部级官员因腐败问题落马,而从其中30名官员已公布的案情来看,收受巨额贿赂成为官员落马的主要原因,而在这30名官员中,有15名官员都是借“其子“其妻或“亲属之手收受巨额贿赂,并走上犯罪道路的。(新闻播报)2014年4月9日经查,郭永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新闻播报)2014年5月29日直接或通过其妻王志宏先后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73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王素毅的刑事责任。(新闻播报)2014年8月5日经查,姚木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的贿赂。解说:因亲情而紧密结合的子女配偶关系,在权力和利益的双重合力作用下,被扭曲成合伙人关系、同案犯关系,类似的搭档贪腐已经不是个例,今天的中国青年报将此定义为一种典型的腐败模式。在走向家族式腐败的过程中,纵容子女或者亲属利用自己的职权牟利是其中的关键环节。在2014年中纪委第一轮巡视中,14个巡视对象中,就有7个地方和单位出现干部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的问题,官员的身边人已经成为贪腐暗道。解说:对于腐败“家族化现象,无论中央还是地方,其实早有规范出台,从1979年至今,仅仅针对干部亲属子女违规经商问题的法规政策就有100多项,但在今天看来,这些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电话采访李成言:这些规定不能是最强有力的约束,因为最强有力的约束有两条:第一,必须要进行重大事项的公布,也就是财产申报,如果没有一个财产申报的机制,就不能够去制约住它这样一个领域里边的腐败;第二,我们的监督权力不到位,这种空白大量的来自于权力人的周边关系,如果这个周边关系不能监督到,显然这个领域的腐败就不可避免蔓延和发生。主持人:刚才我们在短片中也提到了,其实从1985年以来,2001、2004、2010,中纪委、中共中央、国务院等等发布了不少关于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到底应该怎么做的一系列的规定,按说刘铁男不应该不知道。那么有一个细节在这里要提一下,办案人员在刘铁男的办公室里,在他的桌上,看到了一本法律法规的读物,上面圈圈点点,勾勾画画的恰恰是这些领导干部子女不应该做的地方,但问题是刘铁男这种走捷径的心态,在这里又表现了出来,他知道这些雷区在哪,不是说要避开这些雷区走大道,而是说如何在雷区中小心谨慎地穿行。那接下去想请教一下高秘书长,您怎么看待他的这种做法和心态?高波:我们看到很多官员他知行分离,言行不一,出现了一个两面人的现象。实际上这就是所谓在他知法的过程当中,他会选择性地认知,在执行的过程当中,他会选择性的落实。那么,随着他的权力越来越大,他会产生一种权力的错觉,他认为自己官做的越来越大,他拥有的豁免权会越来越大。实际上在这种权力的警示正的误导之下,那么他可能走的越远,他这个路就走的越来越歪。往往说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但害了自己,可能也害了家人。这就是刘铁男父子之间的这个问题,带给我们非常发人深省的一个启示。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高秘书长。在节目的结尾,我们想引用一位落马的官员在法庭上的忏悔,他说“奉劝那些身居高位的父母,如果你们真心爱你们的子女,那就放手让他们去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幸福,千万不要利用人民赋于的权力,为子女谋取非法利益,那样,不仅会挥了自己,也会毁了整个家庭和儿女的一生。其实节目的最后还是那句话,“总是想走捷径的人,要知道捷径可能是人最大的弯路。